体育资讯 女性话题  游戏资讯
it资讯 故事会 明星资讯 
医药资讯 动漫资讯 站长资讯 电商资讯
服装服饰 五金资讯 范文论文 电脑资讯
汽车资讯
医疗资讯
 
柿蛾儿
http://csyantai.cn  2020-07-31 05:38:54  

  小时侯我最钦敬信赖的人是舅舅。还在总角之年,舅舅告诉我,他和妈妈的家乡在山东沂蒙山区。

  从此,在我童稚的梦里,就常常高耸起沂蒙山那峭拔陡峻的山影,林木葳蕤的骄姿。那时,一首“沂蒙山区好地方”的歌儿正唱醉了整个中国。因而和舅舅在一起时,常常缠着他讲述沂蒙山的故事。舅舅讲的最动情的,是一则关于柿蛾儿的故事。

  一九四二年,舅舅在八路军鲁南军区当军医。一次反扫荡中,他胸部受伤昏迷在战场,是一位老乡冒着危险救了他,把他藏进山崮深处的洞穴里。当时正值青黄不接,粒米如珠时节,当地又遭受了马子(鲁南山区对土匪韵称谓)和日寇的反复洗劫,为了换取一点儿粮食,那个热心的庄稼汉一连几个月到几百里外的煤窑,在黑漆漆的巷道里背运煤炭。房东大嫂由于自己长期营养不足,在一次送饭上山的路上,腿一软,摔下深崖。人们找到她的尸体时,她手里还握着一捧采集来的柿蛾儿。舅舅伤好后,那老乡用大嫂采集的柿蛾儿掺上苞米面,烙了一包袱煎饼送他上路归队。后来父亲才知道,这些煎饼已倾尽他们家中的全部粮食积蓄,而老乡家中还有一个刚刚蹒跚学步,又失去了母爱的幼儿。

  这故事曾深深打动过我混沌初启的心灵。打这后,素色蝴蝶般的柿蛾儿也常常镶满我梦幻的天穹,象一首曼妙乐曲中的清越琶音;令人怡然神往。我无缘品尝柿蛾儿煎饼的滋味,只是臆想到这其中蕴含的情意或许比沂蒙山麓还要绵远;深沉。

  来自沂蒙山家乡的乡亲们常常谈起,当时舅舅在极简陋的医疗条件下为许多乡亲治好过病痛。舅舅为群众疗疾治病的事往往被蒙上一种神奇色彩,据说,他曾单独用一味柿蛾儿治愈过一个老大娘的顽固性呕吐。几十年过去了,他们对舅舅的医术仍铭记不忘。我隐然明晓,是舅舅为乡亲们驱除疾病的热情挽起了这纯真的情结,可是乡亲们却从来提及,他们为解除舅舅的厄难,付出过巨大的代价。

  我从医科大学毕业前一年,舅舅去世了。他死在手术台上。当时,舅舅所在的医院接受了一例心脏外科病例,病人伴有多种并发症,病势十分危重。这个医院是第一次进行这种手术。手术整整进行了十四个小时,病人终于得救了,舅舅却倒在了手术台旁。舅舅死于心源性猝死,他原本有严重的冠心病,那天为抢救病人,他是带着急救药盒参加手术的。当满面泪痕的舅母小心地拭去他额头面颊的汗珠,看见舅舅宽阔面庞上留下的是一种心满意足的宁静,甚至现出欣慰的笑意。

  舅舅火化那天,是一个细雨如织的秋日,尽管事先没有通知,可赶来参加遗体告别的却多达数百人。他们排着长长的队伍,默默伫立在迷蒙烟雨中,仿佛失去了对料峭秋寒的感觉,每个人面容上都带着失却亲人的真挚哀恸。母亲告诉我,他们大都是舅舅生前的病人,其中多数人连母亲也素昧平生。

  在舅舅遽尔逝世后的那些日子里,每当他的家煤气罐空了,马上有人拿去换;粮食尚未告罄,马上有人赶去代购。人们完成这些事的时候,都带着一种理所当然的神情,甚至不愿留下自己的名姓。

  这意外的变故使我成熟了许多,我恍然明白了舅舅为什么对每一个经治的病人都那样认真负责;为什么直到晚年,还孜孜不倦地研讨学识;为什么在我中学毕业后,他热心地建议我投考医科大学。他心灵上承受着太重太重的感情负荷。

  我也明白了他所遗留的那永恒笑容的内涵。能够不辜负众多患者的信赖和期冀,能够在自己病人的真诚悼念中完成人生的回环,对于一个医生,这无异是一种真正的幸福和满足。

  我终于有幸来到沂蒙山区,来到舅舅讲述的那个山水娟秀的小小村落,是在舅舅去世的五年之后。但是我未能寻访到舅舅讲述的那个家庭的孑遗成员,甚至没有找到那个因救护舅舅而仓猝辞世的大嫂的素冢或一块墓碑。

  沂蒙山景色果真像我千度梦回中想像的那样秀婉多姿,旖旎动人。但在片片砖瓦结构的房屋群体中,草顶泥墙的房舍还随处可见。唯独那座三层楼的乡卫生院盖得端庄气派,在大片灰色屋脊的反衬下,像是一座辉煌的宫殿。

  我听说,这所卫生院完全是全乡农民集资兴建的。

  这些年,人们对名目繁多的集资摊派微词颇多,我想听听当地群众对于兴建这所卫生院的真实心理。我走访了一位年迈的村民。老人面上的皱纹重重叠叠;像是一部深刻广博的历史。对于我坦率的询问,他不假思索地回答:“这些大夫护士心甘情愿地厮守在俺这山沟里,为山区老百姓治病疗伤,俺们捐几个钱,给他们把条件搞好点还不是理所应当的!”

  我没有继续深问,只感到一种心灵相通的舒泰,一种肝胆相照的激动,一种因被人理解,被人尊重而必欲付出和奉献的冲动。我不禁想起当年舅舅讲述那则经历时的动情神色。或许,正是基于这种情愫,才造就了华佗,张仲景和灿如群星的医界泰斗。

  这天晚上,我久久不能入睡,我又想起了舅舅讲述的那个有关柿蛾儿的故事。

  我来到沂蒙山区,已是秋深霜重时节,陪同的同志再三表示遗憾,惋惜我们未能一睹柿子丰收的景观。我依稀记得儿时的课本上,曾把霜后的柿子比喻成鲜红的灯笼。面前,漫山遍野都是密密簇簇的柿林,如果尽数挂满节日灯笼般的柿子,一定是一片使人叹为观止的迷人盛景。

  我未因时令错过而嗟惜,而是长久徘徊在柿林里,深情抚弄着一簇簇散落地面的柿蛾儿,心中流转着万种柔情:不正是这些朴实无华的柿蛾儿,不争春华,不避秋肃,一旦承受春的温煦,便回报以甘美的果实,孕育出绚丽的春晖,丰饶的金秋,却甘心默默不为世人所知,把自己留给秋霜寒风而无憾。

  我想,我该向每一个同道讲柿蛾儿,柿蛾儿煎饼,和像柿蛾儿一样支持了人民卫生事业的群众。而做为一个医务工作者,绝不应因自己的失慎、失检,辜负、亵渎了这种纯朴与真诚。